当前位置:女人街 > 情感 > 正文

口述:岳母比老婆更能让我销魂

www.mimito.com.cn  2012-06-11  来源:

口述:岳母比老婆更能让我销魂

  爱情送人情 岳母变成了未婚妻

  叶春鄂此时眼含热泪的哽咽着说:“妈妈很不容易……为了我,为了我今后有个好的家业……她付出太多、太多了……妈妈很喜欢你,你也跟她很谈得来……我,我……与妈妈谈好了……我就叫你叔叔了……”

  我的心象突然被剜了一刀,很疼,很伤心:“春鄂,你是说,你把我让给你妈妈了?”叶春鄂滴下很大一颗泪珠,没说话,只点了点头。听了她这话,我发疯似的叫了一声,掀翻椅子呻吟着冲出门去,对着天喊道:“天啊……”然后,什么也没拿就离开了这座令人伤心和耻辱的城市,并发誓再也不踏进这里半步。

  离家出走 只为实现自己价值

  我出生在一个家庭条件不错的小城镇里,父母都是国家干部,且有一个不高不低的职位。我是这个家庭的独生子女,打小我就得到了本地与一般大的同龄人享受不到了待遇,生活的无忧无虑,加上自己勤奋好学,因此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秀。

  大学毕业后,我没有按父母给我设计出的道路走:参加公务员招聘考试,而后去一个国家机关按部就班,端上人们常说的“铁饭碗”。这并不是我享不了这个福,而是自从自己读到高中后,别的同学有意无意的说自己条件好,是粘了父母的光。

  这些话很让我不舒服,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无所作为的一无用处之人,没有同别人一样请家教,补习这补习那的,学习成绩不是一直都很好么?因此,我下定了决心,自己闯一番天地,等自己有了成功的事业后,看别人还怎么说!

  为此,一毕业拿了《毕业证》就向母亲要了一千元钱,只身南下到了广州。因为有一个不错的学校的《毕业证》,仰或是自己有一个斯斯文文的面容、高高的一米八的个头,我很容易地找到了一份与自己学的专业对口的工作,在一个中外合资企业公司办公室做电脑系统维护员,月薪3000元。找到工作后,我立马给家里打了电话,告知我的去向和工作。

   生米已做成了熟饭,父亲不得不叹了口气让我自己好自为之,努力工作,别给老子丢脸。母亲则带着哭腔地让我注意身体,差什么就打电话回家,如果有人为难我了,就马上回去,再家乡离家近些的地方找别的工作。

  我在电话电安慰了父亲母亲,说自己已经二十三岁了,是大人了,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。说这话时,其实我心里在讲着另外一些话。别人说我是父亲母亲羽翼下的小鸟,温室里长大的小草,一辈子离不了父母的照顾,离了自己的父母将来一定难得生存下去。我偏不,我要别人看看,我离了父母依然干得很好。

  我憋着一股劲,努力实现着自我价值,工作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,认真做好本职工作,每天上班是第一名,下班是最后一位,待人礼貌和气,还帮同事们做力所能及的事情,工作上从未出过丁点差错,因此很受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。

  阴盛阳衰 女孩堆里受调侃

  公司办公室里,几乎百分之九十的是女性职员。二十多个人里面除了主任、一名勤杂工以外,加上我也才三个男性,以至于主任常常开玩笑说:这个办公室是阴盛阳衰。那些女职员大多在二十多岁,活泼开郎,她们的大方,也常常搞得我们男人很尴尬。

  例如,夏天上班,即使办公室里有空调,但也挡不住南国的燥热,这些女孩子们穿着薄如丝半透明的上衣,露着红的、白的、蓝的等等绣花乳罩,犹如两个小山丘,让人想入非非,下身着超短裙,一弯腰就连红色

为您推荐更多情感

相关阅读:

最新情感推荐

热点图片推荐

最新时尚资讯

本周热点新闻

浏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