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女人街 > 情感 > 正文

就是想再亲你一下

www.mimito.com.cn  2016-03-19  来源:女人街

  这个故事发生在乐子回部队那天,茵茵进城送他。

  到了车站,看看离开车的时间还早,两个人就在车站前的广场蹲着说话,说着说着,乐子就不说了,只是痴痴地看着茵茵。茵茵说:“你别这样痴痴地看我好不好,一副馋相!”乐子就笑了。乐子说:“你要不痴痴地看我,咋知道我痴痴地看你呢。”茵茵啐了他一下,说:“没羞!”就在这时,乐子突然小声说:“我想再亲你一下。”茵茵说:“你疯了?”然后,茵茵就站了起来。茵茵站起来,乐子也只好站起来。乐子站起来后,就在那里来回地走动。后来,乐子仿佛下了决心似的,说:“这趟车不走了!”茵茵说:“怎么又不走了?”乐子说:“这趟车不走了,坐夜里的车,夜里10点多还有一趟。”茵茵说:“说得好好的又不走了,一会儿一个点儿。”乐子坏笑了一下,说:“等夜里再走。”又低声说:“等天黑了,我得再亲你一下再走。不再亲你一下,走了也不安生。”说完,不待茵茵同意,就径直往大街上走去。茵茵知道乐子的牛脾气,只好随了他往大街上走。

  两个人就逛商场。逛商场的时候,乐子看到那些城里的情侣们手挽手地走,也想学人家的样儿,但试了几试也没敢伸出手来。后来又逛公园。公园里的长椅上,一对对的恋人相依相偎着,有的干脆就在那光天化日之下搂着抱着亲嘴。茵茵一看这阵势,吓得扭头往外就走。乐子见茵茵一个劲地往回走,有些发急,就大声地叫:“娥儿,娥儿!你甭走,你甭走嘛!”乐子说的是山里的土话,又用了那样大的声音,结果引得旁边的游人哈哈大笑……终于熬到了半下午,两个人重新回到了火车站的广场。

  茵茵说:“5点多有一趟车,你还是走了算了。”

  乐子发狠地说:“不走,坚决不走!非坐10点多那趟车不行!”

  茵茵想了想,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你走了,我咋办?黑更半夜的。”

  乐子说:“你不会住旅社嘛。”

  茵茵说:“说得轻巧。没个十块八块的,你住得上旅社?”

  乐子说:“十块八块就十块八块,又不是掏不起。”

  茵茵白了他一眼,说:“烧包!”

  乐子嘿嘿地笑。

  突然,有人叫:“乐子!乐子!”

  两个人一扭头,见是乐子他爹。乐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忙问:“爹,你咋来了?”

  爹说:“不是说好上午9点的车嘛,咋还没走?”

  乐子脸一红,说:“没买上票。”

  爹说:“你娘见娥儿一直没有回去,恐怕出事,就让我来接一下。”

  乐子一下子火了:“大天白日的能出啥事!”

  爹见乐子火了,嗫嚅着说:“是你娘硬叫我来的嘛。我也说没事,你娘硬叫我来。”

  乐子没好气地说:“你回吧!”

  爹说:“既然来了,我回个啥?等送你上了车,我跟娥儿一块儿回。”

  乐子听爹如此说,知道自己的计划彻底破产了,就气鼓鼓地站起来,径直往售票厅买票去了。

  茵茵忙跟了上去。

  在乐子排队买票的时候,茵茵看着四下里一片乱哄哄的,就假借往乐子手里塞手绢,乘机把自己的小手悄悄地递给了乐子。不料,乐子却不领情,一下子将她的手拨出好远。茵茵笑笑,往他腰里捣了一下,重新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。这一次,乐子没有拒绝。乐子抓住茵茵的手紧紧地握,紧紧地握。茵茵痛得直吸气,也不动,就那样让乐子握。

  乐子是坐5点多那趟车走的。

  临进站的时候,乐子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:“咱乡下人,办个事真难哪!”

  爹瞪了乐子一眼,说:“难啥?从乡里到城里有汽车,从城里到部队有火车,难个啥?要搁往先……”

  茵茵偷偷地笑了。

为您推荐更多情感

相关阅读:

最新情感推荐

热点图片推荐

最新时尚资讯

本周热点新闻

浏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