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街 > 情感 > 正文

我那“河东狮吼”的悍妻,是家里的无价之宝

2020/08/27 21:08  来源:女人街  编辑:Hou

什么样的女人最应该娶回家?有人说,温良恭俭让。本文男主却说:“不,河东狮吼的悍妻才是无价之宝!”

我那“河东狮吼”的悍妻,是家里的无价之宝

1

我叫刘子周,今年35岁,重庆合川人,曾是一名货车司机。妻子陶丽比我小两岁,娘家就在嘉陵江对面。

都说男女一旦结了婚,生活就会越过越没味。而我俩人到中年,感情却浓烈得如初恋一样。但是,有一段时间里,我真的后悔死了当初和她的那场“艳遇”。

在我们那儿,货车都没有固定的客户。每天早上把车开到街上,然后约上三两个驾驶员,玩着扑克牌坐等客户上门。

我们称这叫摆地摊。

2010年3月12日,我和几个驾驶员正在车厢里打扑克牌,突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呼喊声:“抓贼!抓贼啊!站住!你别想跑!”

我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气喘吁吁地追着一个年轻男子朝我们这边跑来。

我愣了两秒,立马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,连忙扔了牌,跳下车,在那男子跑到我面前的时候及时来了扫堂腿。男子被摔了个狗啃泥。

我冲上去,一只膝盖顶住男子的背,把他的双手掰过来。几个驾驶员也从车上跳了下来,大家一起把男子制服。

女孩儿追上来,照着男子的身子就是一脚。“狗东西!跑呀!干吗不跑了?”

我抓过被男子压在身下的黑色帆布包递给她:“先别忙打,看看东西丢了没有。”

她拉开拉链,抓出一个红色钱包,打开看了看,冲我笑笑:“没有,都在。谢谢你!”

有人打电话报了派出所。女孩说父亲被检查出直肠癌,马上要去县医院做手术。她刚回家凑了钱来,没想到居然碰到了摸包贼。

“谢谢你啊!我爸妈还在医院等我,我走了。”我让她等警察来了再走,到时候肯定还要当事人做笔录的。

她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:“你不是人啊?没长嘴啊?”我被她呛得说不出话来,她却转身走了。

警察来了,我和几个驾驶员都结结巴巴,说不清楚事情经过。警察听得鼻子眉毛皱在了一起,说还得把当事人找来。

刚才听那女孩说她父亲要转院,于是我就把警察带到镇医院去。

女孩正在给父亲办转院手续。我连忙上前说明来意。她冲我吼:“这点儿事儿都说不清楚,你真是笨死了!”

她三两句就向警察说清楚了事情经过,说她还要送父亲去县医院,正忙着呢。警察迅速在本子上写了几行字,拿出印泥叫女孩盖手印。

她拿着一把单子要上楼,不耐烦地冲警察吼:“他话说不明白,盖个手印儿他也不会啊?”

警察说需要当事人盖手印。她才照做,盖完还生气地瞥了我一眼。

警察冲我直乐:“你们两个,可真有意思!”我双手一摊,真是又无奈又无语。

2

为这事儿,一起玩牌的几个驾驶员笑了我好久,我也气了好久。

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没想到4月1日那天上午,我跑了一趟业务回来,刚摆好车,那个女孩又来了。“喂!我请你吃饭。”她一来就直接说。

我一愣,心里不禁暗暗叫苦。驾驶员小蔡打趣地说:“哦!子周,人家请你吃饭哦!”

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小蔡和其他几个驾驶员起哄:“喂,美女,我们也帮了忙的,干吗不请我们啊?”女孩说:“贼是他绊倒的,也是他抓的,又不是你们,干吗要请你们吃饭?”

遇上这种人,惹不起,我躲。趁几个驾驶员和她说话的机会,我赶紧打燃发动机,一脚油门踩回了家。

父母从屋里出来,莫名其妙地看看我,又看看货箱。我有些纳闷,刚想伸出头去看个究竟。头上突然像响起一声霹雳:“你这是开车?拿的飞行执照啊?”

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。倒是母亲高兴地迎上来打招呼:“幺妹儿,你……你是……怎么站在货厢里啊?”

女孩爽朗地一笑,一改刚才那又臭又硬的语气朝我父母鞠了个躬,说:“叔叔好!阿姨好!我叫陶丽,是专门来感谢他的。”

她指了指我。母亲一边埋怨我不让她坐副驾室,一边热情地伸手把她扶下来,还请她到屋里去坐。

陶丽把我帮她擒扒手、以及她父亲的事对我父母说了一遍。父母连声称赞她是个好女孩。

父亲去镇上买了些卤菜,又叫我到地里拔了一些青菜,挽留陶丽在家里吃午饭。

“本来是我请他吃饭的,反倒让你们请我。挺不好意思的。阿姨,那就让我来煮饭吧!”陶丽说着,硬是解了母亲的围裙自己系上。

一阵“叮叮当当”的锅碗瓢盆响,她还真做了一桌子菜出来。

3

陶丽走的时候,父母叮嘱她一定要经常来玩儿。

她答应了,三天两头往我家跑。她还见人就打招呼,有不认识的邻居问她是哪家的客,她就直接说我的名字。

这让我心里很烦,对母亲说别再叫陶丽来了,免得大家误会。母亲却说:“傻小子!人家是喜欢上你了,这都看不出来?”

母亲叫我好好待她。我把头摇成拨浪鼓,我说我可不找她,你们觉得她好你们自己要。

父亲一巴掌拍到我的后脑勺:“你个死孩子!都老大不小了,这么好的姑娘你不要,你要找仙女啊?”母亲捂住胸口哭:“哎呀!我这辈子是做了啥孽啊!你这孩子真的是要气死我!唉哟,我这胸口好痛!”

母亲一直心脏不好,受不得刺激,我也就只好妥协。好在陶丽那段时间说话没那么冲,特别是和我父母在一起的时候,还算得上很温和。

就这样,我们像许多农村青年一样,父母请了媒人到陶丽家里去提亲,然后双方父母见面,事情就基本上敲定了。

2010年10月1日,我和陶丽结了婚。2011年春节后,陶丽就怀孕了。

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丈夫。尽管陶丽都怀孕了,我也还是没有一点儿要做父亲的准备。我天性大方,对人耿直义气。尽管打牌十赌九输,但只要弟兄伙喊,我几乎从不拒绝。

陶丽刚开始时还没什么,随着肚子一天天变大,她就变得越来越焦虑。特别是听说邻居家胎儿夭折的事,她更是坐不住了。

邻居媳妇检查出胎儿的胎位不正,本来该到大医院生产的,但因为没钱,不得不在镇医院生产,结果胎儿没出娘胎就夭折了。

陶丽对我说:“虽然我们孩子胎位正,不一定要到大医院生产,但一定要攒够去大医院的费用以防万一。”她叫我每天的运费全都要上交,由她统一保管。

我说我出门在外,钱放在我这里,遇上加油修车补轮胎的时候方便。她不同意,一定要我上交,说用钱的时候找她拿就是。

我生气了,说:“你又不是夜明珠,钱放在你身上难道就会多生出钱来?”陶丽不管这么多,我只要不从,她就又哭又闹又上吊,还拿肚子里的孩子威胁我。

父母也站在陶丽那边,说女人家女人家,女人才是一个家,所以钱就是该女人管。迫于压力,我只好乖乖就范。

编辑推荐:

【免责声明】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,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,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!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女人街网对其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最新情感

情感专题

时尚快报

阅读热点

搭配标签

浏览: